纪念文章
悼念王逸平老师

  晚樱花已黯然凋落,柳条儿絮花正轻扬,映山红花蕾点点如星,依稀见你温润一笑,定格在暮春时节。

  生命之列戛然而止,心碎之声撕裂夜空。安详的睡容,是病痛的别离?新药梦,似未及拆封的快递,定格在你朝暮相伴的书桌......

  你悄然的别离,如西去的白云,是另一时空之旅的启程?再无病魔纠缠,欢欣地自由地追逐你的梦,杜鹃红燎燎,又见君子笑。

  文/上海药物所高柳滨

  2018年4月20日

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 2018年4月